一朵美丽而又妖艳的花罂粟是怎样征服人类传播世界的

如果说美女征服了男人,那么罂粟无疑是征服了全人类。这种比美女更妖艳,比金钱更让人痴醉的植物。罂粟又是如何从全球381464种陆地植物脱颖而出征服人类的?本文今天所讲述的内容有点偏多,还希望大家能够耐心看下去。

毒品是一种让瘾君子又爱又恨的“食粮”,爱的是吸食后那种赛过神仙的感觉,恨的是他会让你人财两空。目前世界上常见的毒品有4大类,一类是,如甲基丙胺类的、、可卡因等;第二类是致幻剂,如、等;第三类是抑制剂,如具有镇静和放松作用的阿片;第四类是麻醉剂,如等。

在所有毒品中,给人类危害最严重的当属罂粟制取的,的提取物也是多种镇静剂的来源,如、蒂巴因、可待因、罂粟碱、那可丁。

罂粟原产于地中海东部和小亚细亚,约在5000多年前,居住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苏美尔人最早发现了罂粟,并认为它是来自上帝的恩赐。公元前3400年左右,苏美尔人已经掌握利用罂粟开花后的蒴果中分泌的汁液缓解疼痛,由罂粟汁熬成的具有止痛和催眠的作用,苏美尔人赞美罂粟为“快乐植物”。

后来知识随着阿拉伯人传遍欧洲、中东和北非,当时人们认为是一种无所不能的药物,能够包治百病。不仅能够催眠,还具有止血、镇痛的作用,受到古希腊和古罗马医生的高度重视。

在古希腊神话中,罂粟常与睡神修普诺斯斯联系在一起。罂粟除了药用价值外,也经常被用于某些宗教仪式。

早在六朝时,罂粟就已经传入到中国,并开始进行小规模的种植,但种植并不是很广泛。在唐朝时期,外邦将罂粟作为贡品贡呈皇帝,当时种植罂粟纯粹是为了观赏和当作药物。

元朝时,中医已经认识到了的副作用,建议病人谨慎服用。其实,这时期病人所服用的并不是中国本土所制成的,而是蒙古大军从中亚征服国家所掠夺的,受到了所有人的欢迎。

明朝时,国人已经掌握了的生产、制作工艺流程,不过当时国内的,主要以海外输入为主。据《明会典》记载,暹罗(泰国)、爪哇、榜葛赖(马六甲)等地生产乌香(),这些国家还经常当作“贡品”供给大明。

成化年间,由于国内的进口数量非常有限,市面上的价格卖得非常昂贵,基本上与黄金等值。

从明朝开始,国家正式对征收药材税。万历17年,首次被列入收税清单中。到了万历43年,明政府规定每10斤征收税银一钱七分三厘,这说明当时市面上的逐渐多了起来,吸食的人也逐步增加。

进入18世纪后,提纯技术有了很大进步。作为一把双刃剑,在广泛治愈疾病,缓解病人痛苦的时候,又让很多人上瘾,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瘾君子。对人体有极强的破坏性,少量吸食何以让人沉浸其中难以自拔,过量吸食则会致死。

19世纪30年代,英国作为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发起国,率先完成了工业革命。在大机器广泛使用下,生产力得到飞速提高,英国国内已经不能满足资本主义的发展,为了继续开拓一个更加庞大的市场,英国人将目光瞄向了东方。

在每年的对华贸易中,英国每年的贸易逆差保持在200-300万两白银。中国是一个地大物博的帝国,统治者根本不需要英国的商品。每年巨大的贸易逆差,是英国政府不能接受的,为了打开中国市场,英国商人利用东印度公司的生意,开始向中国渗透。

在19世纪初期的20年中,英国向中国陆续输送了4000箱,后来数量急剧增加,到了1938-1939更是激增到了35500箱,超过英国输入中国货物总值的1/2.在1800-1840年这40年中,英国偷运到中国的不下42万箱,从中国掠走的白银至少有3亿两。

贩卖对英国政府来说,是非常有利可图的贸易。英国政府在殖民印度期间,按制作成品300%以上的税率征税,光是方面的税收,每年至少有100万英镑的收入,成了英国殖民政府一项重要收入。

英国政府在印度大量销售大机器生产的棉纺织品,导致大量印度手工业者失业、破产。大量种植棉花的土地被英国人改种利润更高的罂粟,花开后东印度公司从农民手里收购罂粟制成,拿到中国出售换取丝绸和茶叶。

肮脏的贸易喂饱了英国政府和贪婪的资本家们,也给中国带来了严重的社会危机、中华民族不仅面临着严重的生存危机,也给传统的封建经济带来严重的打击。

随着贸易的持续,清廷对外贸易中,贸易顺差转变成贸易逆差。最终导致的结果是,使停滞不前的封建经济遭到进一步摧残,导致市场萧条、工商业凋敝。

后来清政府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终于下决心整治贸易。在朝廷的支持下,林则徐亲自监督,在虎门海滩销毁没收的。虎门销烟从1939年6月3日开始,一直持续到6月25日,一共23天,共销毁19187箱和2119袋,总重量为2376254斤。

对于清政府销毁的举措,是英国殖民政府不能容忍的,这岂不是动了英国人的奶酪。为了打开中国市场,1840年6月英国政府派军舰47艘、陆军4000人,拉开了第一次战争的序幕。这场激烈的战斗以清政府失败告终,并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条约中规定赔款2100万两白银,割让香港岛给英国,同时开放广州、厦门、福州、宁波、上海五处通商口岸。通商口岸的开放,更意味着英国可以有恃无恐地进入中国市场。

随着中国市场的开放,英国人开始肆无忌惮的输入大量。后来国内一些人也认识到背后的暴利,也开始大量种植。干脆清政府对民间种植也不管了,只是对种植、贩运的人收取人头税,结果清政府还多了一笔不小的财政来源。

国产土的泛滥,开始在市场上逐渐挤压洋的市场空间,原来市场上90%的都是洋,到最后这个比例被压缩到了5%-10%,这也是清政府用自残的形式来对抗洋。

到了北洋政府执政的时期,国家混乱、军阀林立、商业凋敝,各地区军阀为了维持军队的日常花销和开支,竟然干起了以毒养军的罪恶勾当。公开大量种植,然后收割、贩卖,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危机。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吸食呢?在中国被称为“福寿膏”,普通民众仅从名字上根本听不出有什么危害,反而让很多人误以为具有延年益寿的功能。所以从下到市井小贩上到王公大臣都有吸食,随处可见的大烟馆更是方便了瘾君子。

常年吸食后,不仅严重影响人的身体健康,还导致万千家庭妻离子散。甚至有人悲愤地说“请君畏莫大炮子,百炮才闻几个死?请君莫畏火箭烧,彻夜才烧二三里。我所畏者烟,杀人不计亿万千。”

正是的广泛输入与种植,加速了清王朝的衰落与灭亡。作为掐死清王朝的最后一根稻草,其所带来的社会危害也给现在的我们敲响了警钟。

新中国成立后,国家领导人对的泛滥深恶痛绝,给予种植者处以重罚。在我国非法种植不满500株或少量其他毒品原植物的,处10-15天拘留,可以并处3000元以下罚金。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在成熟前自行铲除的,不予处罚。”

16世纪,英国医生兼炼金术士帕拉塞尔苏斯将带入到英国人的视野,在他常年研究后,发明了一个特别药方,俗称酊。主要用途是溶于酒精,加上其他药物,给病人服用。

到17世纪时,另一名医生托马斯·悉邓汉姆改进了酊的制作工艺,将酊配方规范化,使酊生产制造更容易。最终导致酊从药品变成了饮料,当时的大街小巷中随时能买到廉价的酊饮料。酊本身也是一种和药品,19世纪后酊几乎成了工人的必需品。

为什么工人会如此依赖酊呢?以英国为例,此时的英国早已完成了工业革命,工人每天工作时间超过12小时,薪水微薄的工人想要赚到更多的钱养家糊口,只能大量服用酊,来缓解疲劳和提神,这样工人才有精力持久工作。

这不是英国工业革命时期独有的,现在很多发展中国家依然存在这种现象,如印尼、菲律宾这些比较贫穷的国家。菲律宾是一个毒品肆虐的国家,大资本家掌握了国家的经济命脉,而底层人每日收入低得可怜,甚至难以养家糊口。

菲律宾贫民窟有一种食物叫“PAGPAG”,富人将吃不掉的肉类、饭菜倒进垃圾桶,每天凌晨3、4点有大量的穷人来到垃圾场,他们从每一个垃圾桶中仔细寻找每一粒可以食用的米饭和每一块可以吃的肉进行分拣,经过一定的加热处理卖给马拉维贫民窟的穷人,小贩会根据分量不同打包出售,每天早上会有很多家里揭不开锅的穷人前来购买,价格很便宜也很好卖。

有时菲律宾穷人为了多挣一点钱,可能要兼职几份工作。拼命地工作是非常劳累的,为了缓解疲惫,他们只能吸毒,对于穷人来讲毒品才是他们真正需要的。毒品消费并不是有钱人的专属,穷人也是毒品的消费主力军。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人类历史上最惨烈、残酷的一场战争,双方为了最终取得最后胜利,一些国家甚至纵容士兵吸毒。

最先使用毒品的是德国,德国陆军在闪击战侵略他国时,为了保证士兵能在高强度的战斗中保持旺盛精力,纳粹政府给前线士兵发了所谓的“战斗药”药片。

德国政府认为此类药能够让士兵保持一定的精力,并能增加勇气。1939年4月至12月8个月的时间里,德国陆军一口气订购了2900万份战斗药。尤其是在波兰和法国战役期间,德军士兵曾大量服用所谓的战斗药,德军高层也普遍认为士兵服用药物后战斗力得到了很大地提高。

在前期,德军对战斗药还是有一定管制的。在以后征服法国的战役中,很多士兵甚至一天服用4片战斗药。最后导致的结果是,让每一个德军士兵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瘾君子。

军队服用毒品并不是德国人的专利,在北非的阿拉曼战役中,蒙哥马利也曾为军队一口气配备了10万粒战斗药,以保证英军能够在高强度的环境下作战。在整个战役期间,英国军队共消耗了7500万粒此类药物,而美军更是消耗了多达2.5亿粒,数量之多实在是让人瞠目结舌。

当今世界上最主要的毒品种植加工基地分布在三个地方,分别是东南亚的金三角、中东的金新月和南美的银三角。

金三角位于泰国、缅甸、老挝三国的边境区域,因为这里的地理位置呈三角形又曾是世界上最大的罂粟种植地,所以被称为金三角。

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产地,供应了全球50%-60%的。金三角地区远离海岸线,也是东南亚海拔最高的地区之一。这里拥有大量的原始森林、土壤贫瘠,仅靠耕种农作物根本养不活一家人,没有别的选择,当地农民只能选择种植。

这里不仅是全球闻名的罂粟种植基地,还充斥着大量的军阀和武装势力极大的大毒枭。金三角远离国家的商业中心,这里的军阀凭借当地的税收难以养活一支私人武装,为了拢钱干起了以毒养军的勾当。

这里的军阀支持农民大量种植罂粟,收获后卖给军阀。制成或者,通过陆路、海路走私到世界各地。

金星月位于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朗三个国家的交界处,因为其地理形状有点像一弯新月,所以被叫做“金新月”。

“金新月” 地区人口稀少,交通不便,气候干燥,主要居住着以尚武和剽悍著称的帕坦族和俾路支族。长期以来,他们保持着传统的民族风格与个性,比较自由地来往于三国边界地带。

金星月最大的产地是阿富汗,每年阿富汗种植的罂粟可以提炼60吨。因为阿富汗的地理优势,阿富汗所产的毒品大量贩卖到欧洲、日本和美国,欧洲市场上90%的毒品来源于阿富汗。

此地区所产的毒品有一个显著的特点,这里出产的纯度非常高,纯度高达80%,是金三角地区不能比拟的。

1981年,金新月地区年产800吨,是墨西哥和金三角的2倍多。从1986以后,金三角产量恢复后,金三角成了世界的头号产地。尽管如此,金新月地区一直保持着和生产的第二把交椅。

据估计,金新月地区罂粟种植面积达11万公顷,年产量一直保持在3000-4000吨左右。

银三角主要指毒品产量集中的哥伦比亚、秘鲁、墨西哥和巴西所在的安第斯山和亚马逊地区,这一带盛产可卡因、,种植面积在20万平方公里左右。

秘鲁是世界上最大的可卡因生产基地,古柯种植面积达8万公顷,年产古柯6万吨。秘鲁农民利用古柯叶提炼可卡因,出口到世界各地,每年可赚取1亿美元的外汇。

玻利维亚年产古柯5万吨,是世界上可卡因第二大产地。在玻利维亚全国600万人口中,从事种植加工的农民有50万,玻利维亚每年外销的古柯叶高达10亿美元。

哥伦比亚年产古柯1.2万吨,是世界第三可卡因产地。同时哥伦比亚是世界上第一生产基地,年产量在7500-9000吨左右。

哥伦比亚境内生产的和可卡因主要是销往美国,据美国政府估计,哥伦比亚每年销往美国的有8000-9000吨,另加50吨左右的可卡因。

墨西哥是的第二大生产基地,仅1984年墨西哥就生产5850吨,仅次于哥伦比亚。此外,墨西哥境内还种植着大量的罂粟,规模在4100公顷左右,年产约20吨,墨西哥境内所生产种植的毒品主要销往美国。

种植罂粟相比种植一般的农作物,通常有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利润,是混乱地区穷人谋取财富的手段。如果能成功做成一笔交易,可以轻松获利几万甚至几十万美元,如此诱人的报酬,让无数亡命徒铤而走险。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曾讲“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能保证被到处使用;如果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如果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如果有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如果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首的危险”。很显然,的利润超过1000%,他可以让一个人变成魔鬼。

仔细研究大量种植罂粟的国家,我们很容易会发现一些问题,大量种植毒品的地区、国家基本上属于不发达或欠发达的地区,且政府在这一领域内相对控制力量较弱,当地社会的治安基本掌控在军阀或大毒枭手中。

在金三角地区,种植粮食仅能维持一家人4个月的生活,种植罂粟能维持一家人一年的生活。种植毒品最赚钱的环节不在农民手里,而是在大毒枭手中,他们对农民所种植的毒品有绝对的定价权,也掌握了主要的销售渠道。

在全世界的瘾君子中,吸食毒品的穷人远远多于富人。在生产国,当地的农民稍微有个头疼脑热,便会吸食治疗疾病,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钱看医生。

在印度、巴西、菲律宾的贫民窟中,也有大量的瘾君子。他们为了赚取更高的收入,通常身兼数职,工作劳累的时候吸一口或打一针,身体感到舒适后继续工作。因此,毒品并不是只有富人才会吸,更多的是穷人的苟且。

长时间吸食毒品后,不仅会让身体产生抵抗反应,还会对神经中枢的日常功能造成结构性改变。吸食毒品后,会让大脑分泌出更多的“多巴胺”,让我们身体感到非常愉悦和快乐。长期吸食后,导致生理功能极度退化,最后离开毒品基本无法正常生存。

大多数瘾君子之所以戒不掉毒瘾,还是“心瘾”起了关键的作用。是什么影响了心瘾,其实还是我们心理上出现了问题。吸毒成瘾最大的问题是对毒品有了精神依赖,想要通过毒品缓解心理压力和内心的疲劳。

往往每一个吸毒者都有属于自己的圈子,平时自己所认识的人、见到的人,都是瘾君子。有时不仅自己吸毒,甚至拉其他人下水时也没有荣辱观。在毒友圈的世界中,他们很难与外界的正常人交往,在他们的世界观中,这一辈子就这么过下去算了,人死如灯灭,下辈子投个好胎就行了。

另外还有很多的瘾君子,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和障碍,这可能与家庭教育的缺失和来自父母的关怀有关,看似他们在吸毒享乐,其实更多是为了逃避。

什么样的人最容易吸毒,一是早年因为家庭因素辍学的学生,其次是家暴严重或者不和谐的家庭。这些家庭的孩子往往更早辍学进入社会,在人生观、价值观尚未形成的时候,抵抗不了社会的引诱,一步步迈向地狱的深渊。

毒瘾虽然很难戒,主要的是缺少关怀和认同,另加一份责任感和使命。一份责任感和使命更容易让人重新焕发斗志,在家人的关怀下重拾信心,只有多方启发才能早日戒掉毒瘾。因此也希望深陷黑暗的朋友,重拾信心早日振作起来。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