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批判为堕落画家的恩斯特笔下的裸体画充满野兽派的独有的美丽

恩斯特·路德维格·基尔希纳是桥派的领军人物之一,同时他也被称为德国最具影响力的表现主义艺术家之一。他的作品包括绘画、版画和雕塑,他充满视觉冲击力和骚动感的艺术风格来自于他对世界动乱格局的焦虑情绪。

基尔希纳出生于德国的巴伐利亚州,他在1901年进入德累斯顿技术高中学习建筑。在1905年,他和一些建筑学生如布里兹·布莱依尔、卡尔·施密特·罗特卢夫和艾里西咸黑克尔建立了桥派组织,这个组织宣布放弃学院派艺术,并且寻求建立起一个连接过去和当代艺术理念的“桥梁”。

这些桥派艺术家借助粗糙的笔触、夸张且鲜艳的非自然色彩来表现出他们极端的情绪。然而,由于基尔希纳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为德国军队服役并因此患上了精神疾病,之后他搬到了瑞土进行康复。他的作品在最开始时受到了大众的赞赏,但是在1937年却被纳粹主义者批判为“堕落”之作,他也在次年自杀身亡。

《莫里茨堡的浴者》是恩斯特·路德维格·基尔希纳1909创作的,现在收藏在英国伦敦的泰特现代美术馆中,在这幅作品中能看到基尔希纳表现主义的绘画方式,尤其是画面中那些大面积平涂的未经混合的色彩以及简化的结构,这些都展现出了他从高更、马蒂斯和蒙克作品中受到的影响。

亨利·艾德蒙·克洛斯出生于1856年,在修拉之后继承了点彩画派的绘画风格,并且和他的朋友希涅克一起成为该风格发展到下一阶段中的重要艺术家,这个阶段在后来被命名为新印象主义。

虽然克洛斯在1884年就认识了修拉,但是他并没有马上将点彩画法运用到自己的创作中。色彩是他创作中最重要的元素,他喜欢将作品中将一些鲜艳色彩的小色点非常仔细地码放在一起,从而制造出了生动的画面效果。

此外,克洛斯的艺术风格也受到了马蒂斯和野兽派绘画的深刻影响。基尔希纳在1904年的一个画展上看到克洛斯的作品时受到很大的启发,克洛斯的绘画风格对基尔希纳创作《莫里茨堡的浴者》有着直接的影响。

在1909年到1911年间的夏天里,基尔希纳和其他一些桥派的艺术家都在德累斯顿附近的莫里茨堡湖区进行考察写生。

这是一段非常放松的假期,这些艺术家经常在湖中沐浴、晒日光浴以及描绘裸体浴者的速写,反映出了当时在德国非常盛行的自然崇拜主义精神。基尔希纳的一批油画和素描作品的主题也来自这几次考察中的取材,《莫里茨堡的浴者》就是其中之一。

它反映出了基尔希纳对高更在塔希提岛创作的田园式原始风格绘画的崇尚之情。他在画面中拋弃了传统的线性透视并且将人物描绘成不同的大小,他们中间的彼此重叠或是与画平面处于同一高度,还有一些则呈现出向后依次缩小的视觉效果。

此外,他的构图中还充满了草图似的躁动线条,这是他对于真实生活原始且主观的见解,所有的这些情感表达都通过扭曲的透视传递给了观者。

画面左边有一个用手扶着树干的男子正在看着他周围嬉戏的人们。这个人物位于一个两条线相交的位置并且没有参与到画面的主体活动中。

其中一条线来自于树枝下的水面,另一条则贯穿了画面的前景。根据推测这个孤独的人物有可能是基尔希纳的自画像。

基尔希纳在绘画创作中尽可能地追求本能表现,因此他在描绘这些人体的时候并不会思考太多结构细节的问题。这些人并不是专业的模特,而且其中还有一些是跟他一起进行考察活动的桥派艺术家。

虽然他打破了传统以非常自由的方式描绘了这些人物,但是他仍然参考了之前一些艺术家对人体场景的描绘方式,比如安格尔、德拉克洛瓦和雷诺阿。

基尔希纳受到了野兽派绘画的启发,在画面中也有大面积纯色平涂的区域。同一区域使用了和谐、生动的色彩如黄色、橙色、绿色、蓝色和棕色,同时他调色盘上的颜色还有碳酸铅白、柠檬黄和普鲁士蓝。

尽管他在1910年基本完成了《莫里茨堡的浴者》这幅作品,但是在1926年他又对画面进行了补充,并且还增亮了某些区域中的色彩。

基尔希纳作品中充满自发性的随机笔触、结构松散的人物和醒目的色彩综合在一起表达出了一种情绪和气氛感。他和其他桥派艺术家经常会一起在户外进行写生创作,而他通常都会挑选些运动中的人物进行描绘,因为他相信动态才能表现出人体的活力,并且他还会用醒目且富有表现力的笔触进一步地强调这种活力感。

上图这幅《柏林街景》也是恩斯特·路德维格·基尔希纳的作品,现收藏于美国纽约的新美术馆。

画面以刺眼的色彩、参差不齐的轮廓、面具似的面孔、粗糙的笔触和扭曲的透视呈现出了战前柏林的噩梦似景象。

画面中有两个女人正自信地走在路上,从她们花哨的羽毛帽子能看出她们的身份,而想要靠近她们的男子在进一步地确认周围环境的安全。

基尔希纳相信在人类社会文明的外观下还存在着一些强大的力量,艺术则是能够将这些力量展现出来的一种方式。因此,他创造了一种“原始”的绘画风格,其中有着简化的结构和面具似的人物面部形象,他认为这样的风格比现实主义更能直接地表现对象的本质。

在使用这种新风格进行创作时,基尔希纳认为自己是在逐渐远离德国传统艺术,尤其是与丢勒、格鲁内瓦尔德和老卢卡斯·克拉赫纳这些艺术家的风格相背离。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