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竟是杀人狂魔?想对妻子行凶妻子灵机一动救了自己

阿丽克丝是个聪明伶俐的姑娘。有一天,她在朋友家里邂逅了英俊潇洒的杰拉德,两人很快坠入情网。

阿丽克丝有四千英镑的遗产,这是她的一个表兄留给她的。阿丽克丝把这些钱都交给了杰拉德,杰拉德便用其中的三千英镑到郊外买了一座房子,还带一个大花园。

杰拉德对阿丽克丝说:“你一定没听过黄莺的叫声,黄莺只会为恋人歌唱。我们住到郊外去,到夏天的晚上,就可以听黄莺为我们唱歌。”

两人深深徜徉在爱河之中。没过多久,他们就结婚了,亲昵地把这座房子戏称为“莺庄”。

乔治说:“昨天我碰到了您的先生,他说你们明天准备去伦敦,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您怎么会不知道呢?那……也许是我听错了吧。”

乔治又说:“我也希望你们能再回来。你们要是不走的话那该多好,我很喜欢看到你们两个年轻人在一起散步。这房子原来的主人耶米支也是个好人,他为修这房子花了很多钱,在每个卧室里都装上了自来水、电灯,还装了一部电话。我曾经问他:‘您花了这么多钱,以后能赚回来吗?’他对我说:‘乔治,这栋房子要是没有两千英镑的话,我是绝不会卖的。’”

“两千英镑?”阿丽克丝心里一惊,杰拉德明明对她说买这栋房子花了三千英镑。

经过一簇花丛的时候,突然,她发现地上有一个暗绿色的小本子,捡起来一看,上面是杰拉德的笔迹。

杰拉德做事非常严格,他总是有计划地去做任何事,甚至严格地规定用餐时间,而且每天都要列好第二天的作息表。

过了下午茶时间以后,阿丽克丝再也无法安下心来,她烦躁不安,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总觉得有一股力量一直在诱惑着她。终于,她找了个清理房间的理由,拿起抹布,走进二楼杰拉德的书房。

她屏住呼吸寻找着可疑的东西,她把所有能找的地方都翻遍了,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现,只有书桌最下面一只抽屉上了锁,怎么也拉不开。

阿丽克丝不甘心,她一看时间,估计杰拉德不会这么快回来,就立刻从楼下的餐具架上拿来杰拉德的一串钥匙,随后对着锁孔一把一把地试。

阿丽克丝的心“嘭嘭嘭”简直要跳出来,她轻轻地拉开了抽屉,奇怪,里面除了一叠剪报,什么都没有。一定是这些剪报里有名堂,否则杰拉德没必要把它们收藏得这么好。阿丽克丝充满好奇地迅速翻看起来。

剪报内容全是关于一个名叫沙路尔·路梅德的在逃案犯的报道,说他涉嫌杀害了所有被他欺骗过的女人,警方在他住处的地板下面发现了这些受害者的白骨。剪报中,有一张印着案犯的照片,阿丽克丝仔细一看,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杰拉德!文章中还有一个受害人证实,凶手的左手掌上有颗黑痣。

阿丽克丝顿时感到惊恐万分,现在必须马上去找乔治,请求他的帮助,否则她就会成为杰拉德——不,是沙路尔·路梅德新的牺牲者。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阿丽克丝紧张得像石头那样僵立在那儿,无法挪动半步,她看见杰拉德手里拿着一把全新的铁铲,一边走一边哼着歌,已经进了屋。

阿丽克丝只觉得自己全身发抖,几乎站都站不稳了,她强打精神,说:“你自己去好吗?我今天有点累了。”说着,为了掩饰内心的惊慌,她故意走过去,给杰拉德冲了一杯咖啡。

“那……我先打个电话,通知他们明天送点菜来。”阿丽克丝镇定地走到电话机旁边,拨通了乔治的电话。

阿丽克丝摸到电话听筒上有个小按钮——压下按钮,对方就可以听到自己的声音,一放手,对方就听不到。她灵机一动,立刻想到了一个办法。

听起来,阿丽克丝是在谈送牛排的事,实际上乔治听到的是:“我是莺庄的杰拉德太太……来我家,我有重要的事,非常重要……请早一点来,越早越好……”

杰拉德还被蒙在鼓里,喝完了咖啡,说:“不好喝,太苦了,我们还是准备准备,去地下室吧!”

阿丽克丝完全明白“去地下室”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她不知道乔治能不能听懂她刚才电话里的意思,她只觉得自己浑身冰凉,几乎陷入了一种绝望的境地。

而杰拉德却搓着手,眼睛由于兴奋而闪闪发光,似乎再也无法隐藏他那份杀人的喜悦,他走过来,两手抚着阿丽克丝的肩。

阿丽克丝惊叫着跳了起来,急中生智地说:“杰拉德,等……等一下,我有一件事要坦白地告诉你……”

阿丽克丝重新坐了下来,脸上的表情痛苦而沉重,她说:“我从小没有父母,在孤儿院长大,22岁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中年人,跟他结了婚,婚后,我说服他投了人寿保险,我是受益人。后来我曾经到医院里工作了一段时间,我知道有一种活性碱,它的功效和毒药相同,但是绝不会留下任何痕迹,我就伺机偷了一点这种药。啊,太可怕了,我实在不想再说下去。”

阿丽克丝接着说:“丈夫对我很好,每晚我都为他冲咖啡,有一天晚上,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就在他的咖啡里放了一点活性碱……”

阿丽克丝微微笑了一下,接着说:“丈夫死了,我得到了两千英镑。后来我又碰到一个男人,年纪很轻,他不愿投人寿保险,但却为我立下了遗嘱,和我的第一任丈夫一样,他也喜欢喝我冲的咖啡,不久他也死了,我又得到了四千英镑。后来……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

杰拉德的脸变得煞白:“咖啡……啊,是咖啡!现在我知道了,刚才的咖啡为什么会那么苦,你这个恶魔,居然敢下毒害我!”

阿丽克丝说道:“对,对,是我下了毒,现在毒性已经发作,你最好别动,不能动。”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