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维和部队驻守黎巴嫩营长直言: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战火洗礼

2006年,平静的中国赴黎巴嫩维和工兵营哨所被爆炸声打破,以色列战机不断出现在营区上空,接着哨所急报:“14枚大当量航弹在周边炸!”

4月份,中国第一次向中东地区派出了一支有182人维和部队。这支部队主要部署在黎巴嫩的南部,靠近边界的位置,维和工兵营的战士们,要在这里执行为期三个月的维和任务。其中许多战士还没有经历过真实的战火洗礼,最小的战士才20岁,脸上还写满了稚嫩,但这并不能妨碍他们在此处大展身手。

7月12号的早上依旧平静,黎巴嫩南部刚刚经历过战火不久,打打停停,现在正是难得平静的时候,然而平静的外表下,涌动着动荡的暗流。维和工兵营的战士们很早就起来了,他们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联黎司令部下达的修建一个紧急转运直升机坪的任务。

在营房内,工兵营的营长罗富强和副营长许红才、参谋长唐骏三人正在商量今天的具体任务。忽然,桌上的电话急响,这么早就有电话,罗富强一阵警觉,是不是有什么紧急任务。拿起来一听,他才知道,大事不好。

这通电话是营里的联络官玛超打来的,他一大早就去了司令部办理营地的通信业务。在旁边等候的时候,敏锐的他忽然听见,电台里不断传来呼叫,黎巴嫩和以色列的边境再次交火,这次还不是小打小闹,估计是大规模的冲突。

玛超一听这个情况,立即借来电话,打回了营里报告,让大家早做准备。罗富强放下电话后,思考起来,按理说边境交火,司令部应该会第一时间向各个维和部队下达红色警戒的通报,可是现在并没有命令。

罗富强拿起电话,迅速打给了在司令部的常驻联络官罗太,结果得到的回复是一切正常,这就让罗富强有些疑惑了,两个来自司令部的电话,反应的却是截然不同的情况,这该怎么办好。

思来想去,罗富强觉得还是觉得要未雨绸缪,他一边传达要个岗哨注意安全的命令,准备进入掩体。一边打电话到前沿的作战值班室,让他们时刻保持和司令部的通信联络,接下来可能有重要的命令。

果然,两分钟之后,作战值班室就打来电话,内容和玛超说的一模一样。由于提前预知,许多还在户外作业的战士们,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掩体中。下一秒,天空中就战机轰鸣,抬头一看,是以色列的飞机,侦察机、轰炸机、战斗机,各种机型都有,看来这次,以色列是要下重手了。

工兵营营区的隔壁就是黎巴嫩的一个基地,是以色列战机的重点攻击目标。很快,不远处就传来巨大的爆炸声。

9号岗哨立即报告:“前方五百米处,东南方向,一枚航弹爆炸!”不断地有以色列的飞机掠过营区上空,在营区的北侧对那个基地进行大轰炸,同时,营区东北侧的那个黎巴嫩基地,也遭到了以色列飞机的无情轰炸。营区瞬间被爆炸声包围,战士们如临大敌的紧张地注视着这两个方向,警惕可能发生的意外。

接着又有多个哨所报告,营区的周围都遭到了大当量航弹的轰炸,开始报告的航弹数量就有14颗,轰炸一直持续到了黄昏,夜幕即将降临的时候,爆炸声才逐渐停止。

营区中的观察哨和地下作战室却更加的忙碌,他们要统计爆炸次数,还要进行观察,看看黎巴嫩方面会不会有所动作。

晚上,唐骏看着统计数据,从早上九点,一直到晚上十点,营区周围三公里的范围内,前后遭到了轰炸和炮击共54发,离营区最近的只有五百米。

这次双方的冲突事先没有任何的预兆,猝不及防的战火,也着实让一些年轻的战士一惊。好在他们有心理准备,丝毫没有慌张,一丝不苟地坚守在岗位上。

凌晨三点,罗富强还在走访各个岗哨,他判断这场冲突一时半会恐怕不会结束,更加让他挂念的是,第一次轻声经历战火洗礼后的战士们,状态是怎么样的?

罗富强看到,各个岗哨上,都是连长和排长带着老兵在站岗。大家镇定自如,目光坚定地注视着前方。罗富强关心道:“大家紧不紧张?”答:“不紧张!”

他笑了起来:“不紧张?肯定会紧张的,全营只要我和唐副营长才经历过真正的作战,你们都没有实战的经历,我知道你们紧张也不好意思说,经历过就好了。”话音未落,大家笑了起来,紧张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

罗富强又鼓励道:“你们两个老兵的心理素质,应该比其他士兵的心理素质要好一点,是吧?”就这样,许多的战士在这个紧张的夜晚,得到了迅速的成长。

后来,维和工兵营里面最小的士官袁波回忆道:“那段时间,与爆炸香相伴,与袭击相邻,在枪声中睡觉,在炮火中醒来。”在弥漫的硝烟的营地,工兵营的战战士们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的战火洗礼,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成长。在此,向这些英雄致敬!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